最新话题

北大学子弑母案被告人一审判死刑 他希望能活着用余生来忏悔 吴谢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0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谢天琴的尸体被发现在福州市晋安区桂山路172号某中学教职工宿舍5座102单元住处内。经侦查,其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 吴谢宇已经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,身上带了30多张身份证,通过网络购买,三年来一直在国内活动。5月27日,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依法对吴谢宇批捕。

  福建省福州市中院依法对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、诈骗、买卖身份证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。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、诈骗罪、买卖身份证件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。

  “一审宣判后,吴谢宇就写信请求我辩护,后来又寄来书面委托。”10月14日,二审辩护律师徐昕向华商报记者证实,一审被判处死刑的弑母案被告人吴谢宇,希望能活着用余生来忏悔。目前,徐昕正在寻求知名精神病鉴定专家的帮助,吴谢宇弑母案二审,他将申请为吴谢宇做司法精神病鉴定。同时,徐昕律师独家向华商报记者披露了吴谢宇书信的部分内容。

  今年8月26日,福州市中院一审公开宣判,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、诈骗罪、买卖身份证件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罚金10.3万元。

  吴谢宇在看守所内亲笔信曝光:“我才27岁还能做好多事情,不甘心这辈子以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收场。”

  10月14日,知名刑辩律师徐昕告诉华商报记者,案件一审宣判后不久,吴谢宇就给他写信请求为自己做二审辩护。

  徐昕说:“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决定接受委托。10月8日正式将相关委托材料寄送给了福建省高院,二审法院收到辩护手续,已经通知我阅卷。”

  徐昕表示,目前还未会见吴谢宇,“我后续会安排会见和阅卷,进一步了解案情。”

  徐昕说:“我的另一案件当事人柯某与吴谢宇在同一监室,吴谢宇在福州第一看守所看了柯某亲属寄送的我撰写的《无罪辩护》一书后,才决定写信请求我为他辩护。”

  10月14日,吴谢宇的另一位辩护人冯敏律师向华商报记者证实,徐昕律师的介入,并非通过吴谢宇的家属,而是吴谢宇本人委托,“目前吴谢宇部分家属已获知徐昕律师介入二审。”

  “吴谢宇拜读了徐律师的《无罪辩护》。我和徐律师一起代理过案件,恰巧我也在书中有所客串,诸多机缘巧合,使吴谢宇决定委托徐律师一起介入二审。吴谢宇非常感谢徐律师的帮助,并委托我向徐律师表示诚挚的谢意!”

  对于是否认为吴谢宇有精神疾病,徐昕谨慎表示:“据吴谢宇及其亲友陈述,吴谢宇的两个亲属患有精神病,也就是说吴谢宇有精神病家族史,再加上其作案动机和行为极为反常,他曾有自杀之念,不能排除其患精神病的合理怀疑。”

  针对吴谢宇的亲属能否提供吴谢宇患精神疾病的有力证据,徐昕表示:“目前主要是冯敏律师负责与吴谢宇家属进行对接,家属还未直接联系我,后续会根据需要安排沟通。”

  徐昕认为,二审做精神病鉴定是吴谢宇仅存的一线生机,一审时吴谢宇不同意做精神病鉴定,的确表现出乎意料。

  “这恰恰是反常之处,包括吴谢宇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他保命的可能性,甚至可以说唯一可能性是被鉴定为精神病,但吴谢宇本人却不愿意申请鉴定,这更加重了我的怀疑,所以二审我会争取法院同意精神病鉴定申请,提示法官至少要避免‘杀掉一位精神病人’的批评。”徐昕说。

  华商报记者希望能提供吴谢宇亲笔书信,徐昕表示,吴谢宇的信是寄给他的,“吴谢宇本人的信件暂时还不能全部提供,后续会根据其本人意愿及案件进展适时公开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看到,这部分文笔流畅,连续使用排比,悔罪之情恳切,表达了强烈的求生欲,而且字迹清秀,应该是吴谢宇羁押在看守所深思熟虑之后所写:我真的不甘心,我这辈子就以这么个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收场,我真的好想能活下去,用我的实际行动去忏悔、去认错、去改过、去赎罪,去说对不起,我真的好想能有机会能活着去做这些事啊,我才27岁啊,我真的还能做好多好多事情啊!过去我不懂怎么做人,现在我学会了,我真的已经改过自新,幡然悔悟,我真的好想能有机会去重新做人,去好好做人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啊!

  按照《刑事诉讼法》的相关规定,司法精神病鉴定由办案机关启动,案件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、辩护人、诉讼代理人也可申请司法机关启动。

  “如果司法机关决定进行精神病鉴定,便会指派或聘请具有鉴定资质的机构进行鉴定,出具鉴定意见。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、辩护人、诉讼代理人对鉴定意见不服的,还可以申请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。”徐昕表示,当事人及辩护人还可以申请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作证,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其他专门性问题提出意见。

  “现在正寻求知名精神病鉴定专家的帮助。”徐昕表示,希望精神病鉴定专家以专家辅助人的身份出庭,提出专业意见,研判吴谢宇是不是精神病人,是否属于完全或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

  10月14日,华商报记者通过冯敏律师了解到吴谢宇亲属的诉求。“跟他直接的家属没有联系,跟他爸爸的一个朋友有联系。他爸爸这边的亲属是希望对他从轻判决,他爸爸家这边态度明确,他舅舅家那边没有发声,态度尚且不知。”

  冯敏告诉记者,吴谢宇羁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,“我会见过他,一审判决后他的状态还好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,吴谢宇对于一审判决中事实认定部分并无异议,但觉得量刑太重,希望通过上诉留一条生路,活着赎罪。吴谢宇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写了很多自述材料,将作为上诉意见提交给二审法院。

  按照福州市中院审理查明的事实,悲观厌世的吴谢宇曾产生自杀之念,其父病故后,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,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弑母念头,并网购作案工具。

  2015年7月10日17时许,吴谢宇趁母亲回家换鞋之际,持哑铃杠连续猛击其头面部致其死亡,并在尸体上放置床单、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、冰箱除味剂。后吴谢宇向亲友隐瞒真相,虚构母亲陪同其出国交流学习,以需要生活费、学费、财力证明等理由骗取亲友144万元予以挥霍。为逃避侦查,隐匿身份,吴谢宇购买了十余张身份证件。

  法院审理认为,吴谢宇经过长时间预谋、策划,主观恶性极深,犯罪手段残忍。吴谢宇弑母行为严重违背家庭人伦,践踏人类社会的正常情感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,罪行极其严重。到案后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但不足以从轻处罚。

  “他有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,但是否达到精神疾病的标准,还要进一步的鉴定。”国内知名心理治疗师马丽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,反思吴谢宇弑母案件可避免类似的悲剧。

  “根据他作案时的那种冷静、严密的现场处理,他还是有一定的刑事责任能力或者控制能力,并非没有现实感知能力的严重精神病人。”马丽认为,案发之后吴谢宇曾多次潜回案发现场进行处理,吴谢宇当时不是处在精神狂乱的状态。

  马丽同时也指出,“但是精神疾病的范围非常广泛,从人格障碍到严重的精神疾病,比如存在人格缺陷人格障碍,会导致他做出这种极端反常的行为。”

  对于一审时吴谢宇不同意申请精神病鉴定,马丽分析认为有两种可能。“一是可能他也意识到自己不是精神病,因为他智商非常高,应该也会在网上去查相关精神病的诊断依据,他根据自己的情况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疾病。二是他心里对这件事情还是有忏悔,有内疚,有自责,他不愿意再找理由来给自己开脱罪责。”

  马丽分析吴谢宇的悔罪忏悔,“每一个人对自己非常罪恶的行为,是可以作出忏悔的,当然通往忏悔之路需要一个认知,这包括人性和心理层面的认知达到一定程度,必然会引发他的忏悔。”

  马丽表示:“至于吴谢宇会不会真心忏悔,我觉得不管他有多恶,关键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产生这种残忍行为。他追求完美,自我缺失等等,这些心理或者人格障碍导致他冷酷无情,没有办法去体会到别人的感受。” 华商报记者 李华

  吴谢宇的一封亲笔信,又在舆论场上掀起波澜。他在信中表示自己才27岁,还能做很多事情:“我真的不甘心,我这辈子就以这么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收场!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对于一审判决,吴谢宇对事实认定部分并无异议,但觉得量刑太重,希望通过上诉留一条生路,活着赎罪。9月6日,吴谢宇已正式提起上诉。

  无论是网友对“一审死刑判决重不重”的探讨,还是其律师主张精神鉴定,抑或是吴谢宇家人签署谅解书,再到如今吴谢宇的亲笔信,种种关于吴谢宇方的消息,似乎都在争取为吴谢宇减轻刑罚,但这一切都要看法律。

  不能忽略的是,在“吴谢宇弑母案”中,吴谢宇从案发到被抓,三年多的逃亡时期,他没有自首的想法,甚至购买十多张身份证用于藏匿,被抓获的肇由是机场的人脸识别。如果没有被识别出来,他很可能逃亡两个三年多、三个三年多……

  在这样的行为下,他此时的这句“过去我不懂怎么做人,现在我学会了,我真的已经幡然悔悟”显得过于单薄无力。

  当然,不论是他寻求上诉,还是写下忏悔信,都是他的权利,他争取活下去的愿望,也是人之常情。即便不是一种申辩策略,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”,我们也不妨理性客观看待他的这种表达。

  纵观吴谢宇从“天之骄子”沦落到如今的罪犯,经历也是可悲、可叹,令人唏嘘不已。正如他所说,他已经成了可恶、可恨、可悲、可耻、可鄙的罪人,至于最终结果如何,是改判还是维持死刑,仍需静待法院的判决。 据新京报